全名:白雪公主他妈的·乌拉那拉氏·苹果!谦金太太的迷妹,争取要做她的大粉头。

【楼诚衍生/谭赵】玻璃之情

Chapter1.

人生乐趣大半在其未知性上,如果连巧克力都吃到不知其味,那便是人生无趣之开端。
但有时当未知性来的太过于突然,就极有可能从惊喜变成惊吓。

赵启平且觉得自己一大早上便受到了惊吓。 未知性也变得极为讽刺,就比如,堂堂二院骨科主任刚出医院门口就再次被人送进了骨科,只不过这次是横着进去的。躺在病床上的赵启平还在心有戚戚,被车撞伤这件事倒不狗血,就是合该着今天他得住医院。

他前天晚上连了个大夜,今天一大早上还因为点儿私事儿不得不替台手术,都忙完的时候小腿都在转筋打颤,等再找回神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腿软的撑不住躺在手术室外的地上了,周围围了一圈儿人。赵启平看着眼晕浑身无力,一双手颤抖着握紧了身前的白大褂,胃里一阵一阵往外翻着恶心。赵启平怕吓到他们,咬紧牙关想坐起来又怎么都使不上劲儿,只能动动嘴角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没事儿,我没什么事儿,应该是有点儿低血糖了。 "
简直太失败了,赵启平躺在冰凉的大理石地上心想。一个当大夫的让病人家属看见自己这样儿,这以后的手术都没法做了,要换自己也相信不着这么个随时随地卧倒的大夫啊。
躺在地上的骨科主任上下眼皮发粘不停打架,眼前开始飘起来一阵又一阵炫目的光斑。
又想,幸好现在不是在手术台上。
太累了,现在简直太累了。
对不起啊,就先让我这么躺一会儿吧,我歇一歇,歇一歇就能起来了。

赵启平刚一躺在地上的时候就有人跑去叫医生了,碰巧赶上凌远正在五楼查房,乍一听说赵启平出手术室就晕倒了吓得身边儿一大帮人连护士带医生都呼呼啦啦往手术室奔。要么怎么说人家凌远是院长呢,刚接到消息的院长就立马先嘱咐身边的小护士先去一楼加急开两瓶葡萄糖送去,再拦截周围科室的大夫回去工作,所有人都奔着手术室使劲,叫病人看到像什么样子!都不工作了?

凌远宏观调控做的可靠,这事儿倒也没掀起什么大波澜,正准备往手术室冲的大夫听到上级指令都有些垂头丧气,不服不忿也没什么用,顶多私下多嘟囔几句又要回去继续治病救人。

赵启平被人缠着扶着仍然双腿发抖站不起来,只能后背抵着雪白的墙壁直接坐在地上,手里握着一大瓶葡萄糖小口小口往嘴里灌,修长的手指捏着冰凉的玻璃还是有些酸软发抖,可好歹算是缓过来了。 这一闹倒是真把护士长吓得不轻,这么些年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儿的赵启平,往日里嬉笑怒骂神采飞扬的妙人儿如今弓着腰蜷在地上,薄薄一层的眼皮下盖着不复光彩的琉璃正在不安的转动,脸色青白,嘴唇也失了血色。

赵启平也知道这次是真把人给吓到了想来想去倒有些不明不白的愧疚,嗨!就是低血糖么。

等他稍微缓过神儿来了,开始换做护士长开始发威。

奔五张的女人也是真生气了,掐着腰就站在赵启平面前指着他鼻子开始数落,颇有些不管不顾地意味在里面。

赵启平24岁毕业就开始在二院实习,从最开始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一步一步做到今天的骨科主任,从最开始的大轮转到现在一心一意守着骨科也算是这帮老人看着管着照顾着才能走到今天。 要不是真关心你,现在这个社会又会有谁真心实意替你操这些心?自从学医做大夫开始他对这人世间许多事也都想得开看得开,人活一辈子,得知道知足和感恩。

赵启平坐在不远处的护士站里垂着头安静的听着,一副乖顺听话的样子倒是让人有些难以责备。

"赵启平!我说赵大医生!赵大主任!说什么,你今天也得给我把这个院住了。检查!现在就去办手续!现在就去做!一样都不许落下啊!"护士长气的伸出来点他鼻尖儿的手指都颤了颤。
赵启平顺着鼻尖儿上小胡萝卜粗的手指再往上瞧,就看见人手背上贴着的一块儿医用胶布。
得,看这样,人也是个刚打完点滴的。

赵启平笑的眼睛都快弯起来了,全没了刚才躺在地上那可怜人的劲儿,伸手握上了小胡萝卜,又眨眨眼

"诶呦喂,我说姐姐,咱这都骂一早上了,您累不累啊?我都跟着心疼您,瞧瞧,瞧瞧,这手背扎针都扎肿了,您养养身子就甭跟我这治气了,我自己就是医生!您放心,哥们这心里绝对有数,我就是个低血糖犯迷糊,吃点儿东西就又能生龙活虎。"
赵启平说完就立马又狗腿的开了瓶葡萄糖递了上去,护士长也是骂渴了,看都没看夺过来就往嘴里倒。



TBC



(第一章老谭还没出场,让我先不要脸的打个Tag,还有,你们猜猜小赵医生最后是怎么住进医院的呀?其实我自己觉得这个故事都写出来应该还蛮有意思的,因为大纲里列出了不少梗,最后的结局也会是个很特殊的结局,喜欢不喜欢的希望你们能告诉我呀。谢谢阅读。 ^_^)

躺平……一不小心点了重发……结果莫名其妙小红心和姑娘们的评论都消失了……傻了……





































评论(15)
热度(192)

© 我是白雪公主她妈的毒苹果 | Powered by LOFTER